您好,欢迎访问一九零五行业门户网
云浮行业信息网

直击股东会:牧原股份高管团队详解猪价走势

2020/5/21 6:34:01发布30次查看
  财联社(郑州,记者 王平安)讯,在2019年下半年猪价暴涨之下,生猪养殖龙头牧原股份单季盈利47.27亿元,公司目前市值攀升至2577亿元,在二级市场火热时,牧原股份在2020年5月18日召开2019年度股东大会,据悉,此次会议为公司上市以来最热闹的股东大会,到会股东近百人。
  会上高管团队就猪价走势预期、屠宰项目进展等投资者关注的热点问题进行解答。对于公司现阶段工作重点,牧原股份副总裁、首席战略官(cso)、董事会秘书秦军称:“牧原目前的重点工作为扩大养殖产能,其次是快速增加屠宰产能。”
  (牧原股份公司大门)
  近期猪价下跌与未来猪价预判
  猪价是投资者最为关心的问题,而近期猪价不断下行,中国畜牧业信息网数据显示,自2020年2月以来,猪价持续下跌,由2月14日的38.32元/公斤跌至5月15日的28.68元/公斤,跌幅25.16%。
  (牧原股份股东大会现场)
  对于猪价下跌,秦军认为由几方面因素造成:“首先,猪价下跌的核心还是需求较弱,虽然各地推出多种措施复工复产,但需求恢复需要过程;其次,猪价在五一之后加速下跌,原因与下游渠道、商业机构五一期间备货,五一后需求断档有关;再次,猪价加速下跌后一些外购仔猪的养殖户成本较高,出现恐慌性抛售;最后,进口肉数量的大幅增加也对价格有一定影响。”
  该看法也获得某大型流通商认可,他也认为需求有限,叠加养殖户杀跌抢出栏,导致猪价下挫。
  较高的出栏均重,也证明了养殖户将压栏肥猪出栏的情况。卓创资讯数据显示,5月上旬生猪出栏均重为131.78kg/132.25kg,环比下降0.47kg;涌益咨询数据显示,同期生猪出栏均重为135.32kg/136.09kg,下降0.77kg。
  但无论猪价是否下行,牧原股份仍将持续扩张。
  秦军表示:“猪价始终不是公司决策发展或不发展的考虑因素,猪价变动会影响我们通过生产经营、融资获得现金流的预算结果,公司会在不同的猪价影响下,对公司未来可用于支撑发展建设的各种资金来源做一个测算,我们在测算范围内决定我们的发展速度。”
  “去年以来我们的建设速度比较快,还进行了大规模的人员招聘,高猪价背景下我们觉得现金流可以支撑我们更快的发展,这是一个动态和辩证的过程。”秦军补充道。
  牧原股份的员工人数在一年多之内翻了近三倍。历史财务数据显示,2018年底,牧原股份员工总人数3.00万人,至2019年底为5.03万人。此次会议期间,牧原股份工作人员称公司在职员工已达8万人。
  另外,对于长期的猪价走势,牧原股份并不悲观。
  秦军判断:“中国的生猪需求总量是非常大的,相对于现阶段养殖企业产能,行业天花板还很高。但快速发展肯定来自高猪价影响,我们认为,未来一年或者两年的现金流预测情况,可以支持我们更快的发展。”
  不过,秦军也坦陈,未来生猪养殖行业及公司仍难免受到猪周期下行影响,“从企业的角度来讲,我们根据行业特性,主动管理风险,适应猪周期,利用猪周期红利,我觉得这是一个正确的选择。”秦军表示。
  公开数据显示,虽然我国生猪存栏量与出栏量不断恢复,但生猪缺口或仍将在一定时期内存在。中国政府网数据显示,2019年9月至2020年3月,我国能繁母猪存栏量由1913万头增至2164万头,但在2015年至2017年期间,我国能繁母猪存栏量大约为3500万头至4000万头。
  快速上马屠宰
  在生猪养殖业务之外,牧原股份于2019年开始上马屠宰业务,其屠宰项目发展规划也受到投资者重点关注。
  关于为何在2019年以后开始发展屠宰业务,秦军认为:“在2018年非洲猪瘟之后,农业农村部提出要跨大区管理,此后要改‘调猪’为‘调肉’,生猪产能就地屠宰。而我国的屠宰产能分布主要以销区为主,像河南这种生猪产区,优质的屠宰产能是稀缺、不足的,市场本身存在这方面需求。”
  “牧原之前那么多年没有做屠宰,因为我们觉得之前那么多年的政策环境,跟现在的政策环境存在差异,现如今屠宰业务确实已经展现出了不一样的战略地位和盈利前景”秦军补充。
  对此,某券商分析师告诉记者:“‘集中屠宰、冷链运输、冰鲜上市’政策推行之下,集中屠宰、就地屠宰的推广肯定会对防治疫情有很大助益。”另外,行业专家认为,作为产业链两端,养殖与屠宰存在一定的杠杆效应,对平抑未来猪价下行的风险,也是良好的风控布局。
  值得注意的是,由于牧原股份体量较大,其规划的屠宰产能高达2000万头。公开资料显示,双汇发展2019年生猪屠宰量仅为1320万头,同比下滑23.53%。
  对于屠宰产能布局,秦军表示:“牧原的屠宰场围绕养殖产能建设,计划在牧原养殖产能区域内建设屠宰项目,目前牧原股份的屠宰产能都是为了消化我们自己的生猪。”
  牧原肉食总经理徐绍涛补充称:“我们现在规划的屠宰产能超过2000万头,在建的内乡屠宰场七月底八月初投产,正阳屠宰场八月底九月初投产,均为200万头产能,其他屠宰产能规划重点和养殖项目进行匹配,区域主要集中在东北、河南、山东。”
  据了解,屠宰场投建过程中,屠宰产能上马并非关键,屠宰后的分割肉销售渠道搭建是新建屠宰场的难点。
  对此,徐绍涛介绍:“牧原的销售队伍已达到80人,前期渠道主要在tob端。因牧原是全国唯一的自繁自养带屠宰企业,下游客户对食品安全诉求极为强烈,我们重点针对中国的大客户、商超等tob端。农贸也是渠道之一,因牧原股份的屠宰量较大。”
  而关于肉制品深加工方面,徐绍涛称:“深加工方面不排除引进国内顶级或者国际巨头合作经营,我们做了一定的储备,但近期没有这 方面的详细的信息。”

【云浮行业信息网】